老兵回忆50年前那场阅兵训练:实在太苦了!

作者胡仲光年轻时的照片。

1969年,我到部队当兵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。

这年,刚过完“八一”节我们就听说了,为纪念建国20周年,上海市准备“国庆节”那天,在市人民广场举行一次规模空前的集会检阅活动,我们团承担受阅部队方队的任务。

消息传来,整个部队都沸腾了,战士们纷纷写了请战书,要求参加这次活动。果然,没过几天,我们连集中在饭厅里进行了动员,会上指导员讲了这次大型检阅活动的政治意义和任务,我们的任务是,组成60×60的陆军方队,通过主席台接受检阅。最后,指导员要求我们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。

军令如山倒!会议一结束,大家就开始行动起来了,有的忙着整理行装,有的忙着写决心书和日记,有的则偷偷给父母写起了家信。

可是几天过去了,我们连火热的气氛却渐渐淡了下来。外面已经传来一、二、三营相继出发的消息,后来亲眼看到炮营的车队开走了。没多久,机炮连的老乡也背着背包在我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出发了,还学着《南征北战》小胖子的腔调,说我们再不走,“仗”早打光啦。

可我们仍按兵不动,没有一点动静,偌大的营房只剩下稀稀拉拉没几个兵了。真急煞人!正当大家快按捺不住时,连队又在饭厅里集中了,连长向大家宣布了团司令部的命令:防化连原地待命,执行机动任务。

当年的防化连战士

什么叫机动呀,战士们的情绪一下子跌进了低谷,郁闷的气氛笼罩着整个连队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脱口而出说了一句:“机动,机动,到时候是机而不动。”很快传到了指导员的耳朵里,成了他进行思想教育的典型材料。指导员在后来的大会上说到,有的同志思想不稳定,对上级的命令理解不深,执行不坚决。说得我恨不得挖个坑钻下去,但指导员最后一句“这种求战心切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”,总算让我松了口气。

就在“方队”即将合练的前一个晚上,连部突然接到团部命令,让我们连立即抽调身高在一米七以上,正步走得好的50名战士,到上海人民广场参加集训。

第二天天才蒙蒙亮,我与战友们背着背包登上了早在路口等候的军用车队,朝着上海市人民广场进发了。此时,抑郁很深的心情如开闸的潮水,一下子得到了释放,战友们相互拥抱在一起,我还发现有人流下了热泪。

我们心里都明白,担负的任务是光荣的,更明白要完成的任务是艰巨的。出发前曾看过影像资料片,北京天安门广场那威风凛凛,英姿飒爽,走出了军威,走出了国威的军人风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虽说,我们在上海,但要求是一样的。

我们连驻扎在西藏路上“一品香”招待所,离广场很近。每天的训练十分辛苦,一天10多个小时,有人说“眼睛一睁,练到熄灯”。开始大家还有点新鲜,一二一,正步走,天天这样机械、单调地重复,几天下来,个个腰酸背痛,两腿红肿,站立不稳,直打哆嗦,到后来连睡觉骨头也像散了架似的。满怀的信心大打折扣,实在太苦了!